< >
麻豆域名: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豔福齐天

豔福齐天


我叫吴国,在内地有不少生意,所以经常要穿梭来往,当然,我也瞒着太
太,乘机风流快活。
这次,我要回内地两个星期,这些日子里,我认识了一个北地胭脂°°洗
逻贞。
阿贞娇小玲珑,样子甜美,正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在东莞某大酒店认识阿
贞,凭看自己的口才,加上金钱的魔力,很快就和她打得火热。
这两日,我拥看这可爱小妹妹,真是乐不思蜀,不愿离开酒店半步。
我吻着阿贞,她的微香从咀唇渗出,我肉紧地拥着她,吻得这个小美人差
不多窒息。
她春情勃发,潮水如春,我们肉帛相见,她婉转莺啼,幽怨得令我愤张。
我用一只手抓住她一条粉腿,往上一提。斜着叉在我的腿上,只见她那小
穴已张开了,粉红色的穴口子在轻微的闪动着,她浪叫道∶「哥!快插进来吧
!妹子的穴心子受不住这空空的痒痒。」
我见她刻不容缓,于是先用手指在她那肥厚的外阴唇上揉搓了几下,只见
她跟着我的动作摇摆着玉体,口里不停的哼哼着嗳啊!嗳啊!那种饑渴的样儿
,实在浪蕩得逗人欲狂!于是我顺势又把她的粉腿往上一搬,大鸡巴已顶住了
穴口。热烘烘的龟头,烫得她只发抖。
她恳求着说∶「哥!快顶进来吧!别在捉弄妹子了。」我见她说得可怜,
顺势往里一送,龟头已插进去了,只顶得她上唇咬着下唇,嗳┅┅嗳┅┅的哼
了两声,等我再一用力,整根已插了进去,只插得她轻叫道∶「哥!慢点!到
底了。」我亦感觉到龟头正抵菁她穴底的小肉球,一滑之间又好像过了头,她
发着爹说道∶「哥!先别太用劲,等会妹子的水出多了,现在可不能太猛了,
妹的花心子都给哥插破了,嗳哟!今天恐怕我没有小命了,哥!你今天这东西
怎的这样硬,顶得我浑身发抖,骨节都要松开了。」
我见这小淫妇这样浪,存心想插她一个死去活来,于是我沈住气,先用轻
抽慢送之法,一下一下的推送着,就这样抽了百上来下,她已口张声颤,浮水
泄个不停,小穴里顿感觉宽大了许多,于是我就开擡狂抽猛送起来,次次到底
,回回尽根,就这样又弄了百十多下,已把她插得气喘如牛,不停的浪哼着,
轻叫着∶「亲哥┅┅达达┅┅哼┅┅不行┅┅不行了┅┅哥┅┅我要丢了┅┅
哥┅┅┅┅」
她突然间一把抓住我的屁股,疯狂的在撑我,抓我,我沈着气,静静的欣
赏着这难得的乐趣,这热情而疯狂的浪女人、淫娃,我心中的欢乐亦非一般人
所能体会得到的。
我用力顶住她的花心,静待她将那一注热流泄出,洒在我的龟头上,渐渐
的,她的头不摇了,身子不摆了,手亦放松了,嘴渐渐闭上了,眼睛慢慢的合
上了,她整个的肉体平静下来了,平静得像一池春水。
这时我的老二仍然硬得像根铁棒似的,深深的插在她那温暖的穴中,我没
再抽插,我在欣赏这头疯狂过后的母虎,她连出气的声息都没了,她的呼息是
那麽细微,那麽柔弱。
五分锺后,我又开始了最猛烈的攻击,我狠抽猛插,这一阵的狂插,好像
又从地狱中把她带上了天堂。
她浪叫着∶「哥!妹子受不了哪,再这样狠插,非给哥插死不成,嗳哟┅
┅嗳┅┅哟。」
我现在那里顾得了这些,她的叫声,不但不能换取我的怜惜,反而更增加
了我的狂妄,我猛抽着,我狠顶°狂插着,她渐渐地又开始疯狂了,她全身在
颤抖,屁股在旋转,没上没下的在迎凑,张着嘴,喘着气,浪叫,轻哼,这是
她最后的还击,比第一次更凶更猛,亦许她想在这短暂猛烈还击下来灭我,可
是!「风流汉」,不是普通的男人,她的一切终于又失败了,她接二连三的泄
着┅┅泄着┅┅嘴里浪叫着∶「亲哥┅┅浪子┅┅亲丈夫┅┅亲男人┅┅亲达
达┅┅」她这份疯狂的感情流露,好像并不是假装出来的,的确是她发自心底
里的呼声。
我被她的疯狂淫蕩诱得像猛兽似的猛插着,有如猛虎离山,蛟龙出海,一
次重过一次,一下深似一下,次次直达花心,下下重点穴底,就这样猛干之间
,突然又在她穴底的深处更突破了一道门似的,这道门,是紧缩的,热嫩的,
有磁性的,龟头每插及它,就好像被它吸住了似的,它又像婴儿的小嘴,每触
及它,它就会连啃带吮的吸几下,我索性把身子一站,狠狠的顶住她,她立刻
便把我的龟头吸住,连啃带吮了起来。
这时的阿贞,好像变成了野人,脱离了文明世界,她失去了理智,她用嘴
啃我,吻我。用手抓我、拧我。用眼瞪我。嘴里乱哼哼着像似痛苦的呻吟,又
似乐极的狂欢。
这时我亦忍不住了,龟头跳了几跳,我知道时机已至,我连忙用力的顶住
她,用嘴咬住她一只奶子,一股热流直射她的花心穴底。她像死去了一样,浑
身颤抖着,张着嘴,睁着眼,连哼叫的气力都没有了,竟然软在我的怀里。我
抱紧她,享受这人生无比的欢乐。